何以开销者的感受却越来越差,末端配送分享形式与价值分析

中国民营快递行业从90年代开始已经发展了20多年,经过中国电商的10来年的催化已经取得了爆发式的增长,并造就了总市值近5000亿的几家快递巨头品牌。然而在爆发式增长的同时,最后一公里问题也日益凸显。

时至今日,每天有近300万快递员在全国各地派送着1.4亿个包裹,每年还在以30%的速度增长,根据邮政预测,还将持续增长8-10年,更有激进的权威人士预测,快递包裹将在未来七八年达到每日10亿件。

2016年中国快递量达313亿件,约占全球快递量的一半。随着快递量的飙升,末端配送面临的问题也日益凸显,传统的末端配送方式已难以支撑。在此背景下,以互联网、物联网等技术为基础,可以充分协调利用资源、提高配送效率、降低成本的末端配送共享模式将成为行业发展趋势。

时至今日,每天有近300万快递员在全国各地派送着1.4亿个包裹,每年还在以30%的速度增长,根据邮政预测,还将继续增长8-10年,更有激进的权威人士预测,快递包裹将在未来七八年达到每日10亿件。

随着包裹量的爆发式增长,快递行业的各方矛盾和问题愈发凸显,而最难、最突出、最无解的问题就在最后一公里。

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快递量达207亿件,2016年上升为313亿件,约占据全球快递量的一半,未来5?10年有望达到1000亿件,中国已经快速成长为世界快递第一大国。随着我国快递业的快速增长,末端配送自动化、智能化、信息化水平不高,标准不统一,多次配送,配送效率低下等瓶颈问题却日益凸显。

随着包裹量的爆发式增长,快递行业的各方矛盾和问题愈发凸显,而最难、最突出、最无解的问题,就在最后一公里。

最后1公里的痛点涉及到的各个环节

末端“最后一公里”甚至“最后100米”作为整个物流链条最后的一环,也是最重要的一环。因为末端配送是快递、电商企业与用户直接面对面接触的过程,对物流服务质量、客户满意度、积累数据发挥着不可缺失的重要作用。根据菜鸟网络公布的数据,目前快递员日均派件量80?120件,已处于工作相对饱和状态,八成快递人员日均工作超过8个小时,“双11”等物流高峰期的派件量更是大幅增加。显然,以配送人员与消费者的一对一、面对面交接,各快递公司、电商企业“各自为政”的方式,已难以满足如今急剧飙升的快递量。

最后1公里的痛点,体现在所涉及到的各个环节

首先是快递末端网点环节。不管是顺丰的自营模式,还是三通一达的加盟模式,末端网点都面临着同样的矛盾:

为了提升末端配送效率,提高物流服务满意度,同时降低物流成本,末端物流共享模式逐渐成为物流企业与电商平台关注的焦点。菜鸟网络董事长童文红曾明确表示,“只有共享互联才能解决物流的末端难题,各快递物流企业应以互联网+、智能共享为共识,携手建设新的最后一公里网络。”

首先是快递末端网点环节。不管是顺丰的自营模式下,还是三通一达的加盟模式下,末端网点都面临着同样的矛盾——

1、包裹量连年增长而人力资源却极度稀缺

末端配送共享模式简介及特点

  1. 包裹量连年增长而人力资源却极度稀缺。

纯劳动密集型的末端配送,高度依赖人力。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末端配送面临的最大问题,一方面来自于快递量的猛增,另一方面则是传统的配送方式受限于快递员与消费者在时间差上的影响(如快递员的等候时间,用户不在家产生二次配送等),配送效率难以实现规模化提升。并且,末端配送不仅关系到商家服务质量、物流服务满意度、物流成本等指标,同时还与配送社区的生活质量、安全和稳定息息相关。

纯劳动密集型的末端配送,高度依赖人力。包裹量的增长,也对应着对人力资源需求的上涨。但一方面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的崛起,各同城即时配平台吸走了大量运力。

包裹量的增长对应着对人力资源需求的上涨。但一方面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的崛起,各同城即时配平台吸走了大量运力。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近两年兴起了很多新的末端配送形式。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以下三种末端配送共享模式。

根据各即时配平台官网显示,闪送拥有超过48万骑手,蜂鸟配送300万,点我达200万,美团骑士日活骑手50万,根据美团和蜂鸟订单量对比(美团2100万单/日,蜂鸟450万单/日),预计美团总计骑手数量也是数百万级别。他们不但吸走了大量存量快递员,增量部分,也往往比快递公司更具吸引力。

根据各即时配平台官网显示,闪送拥有超过48万骑手,蜂鸟配送300万,点我达200万,美团骑士日活骑手50万,根据美团和蜂鸟订单量对比(美团2100万单/日,蜂鸟450万单/日),预计美团总计骑手数量也是数百万级别。他们不但吸走了大量存量快递员,增量部分,也往往比快递公司更具吸引力。这么多运力平台一同哄抢有限运力,自然造成了快递员极度稀缺的局面。

第三方代收平台共享模式

这么多运力平台一同哄抢有限运力,自然造成了快递员极度稀缺的局面。另一方面,快递配送强度大、各种指标考核严格,而且由于快递的特性,很难有休息日。对于越来越多的90后年轻快递员来讲,这天然就是一份很难让人稳定的工作。

另一方面,快递配送强度大、各种指标考核严格,而且由于快递的特性,很难有休息日。对于越来越多的90后年轻快递员来讲,这天然就是一份很难让人稳定的工作。

该模式将不同快递企业或电商公司投送的物品集中配送至固定的收货站点,由该平台化的站点统一进行物品二次分发。该模式主要面向社区、高校等团体,由具有一定资质和能力的第三方平台负责代收用户包裹,并提供其他相关服务。典型企业如菜鸟驿站、熊猫快收等平台。

2.服务要求越来越高而服务难度却越来越大。

2、服务要求越来越高而服务难度却越来越大

图片 1

随着经济发展科技进步,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生活服务平台挖空心思给用户提供最极致的服务,也培养了消费者对消费和服务的高预期。各大快递公司为了抢夺市场,也纷纷对末端网点提出了各种各样、越来越高的KPI指标:时效、签收率、星级服务、上门服务等等。

随着经济发展科技进步,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生活服务平台挖空心思给用户提供最极致的服务,也培养了消费者对消费和服务的高预期。各大快递公司为了抢夺市场,也纷纷对末端网点提出了各种各样、越来越高的KPI指标:时效、签收率、星级服务、上门服务等等。

菜鸟驿站

然而绝大部分末端加盟网点却并不具备这么强的管理和服务能力,缺乏有效的激励机制、成长机制,以罚代管是普遍手段,所以快递员流失率都在30%以上,而包裹量对应需要的快递员却越来越多,维持稳定配送都难,又怎么有能力提供这么好的服务呢?

然而绝大部分末端加盟网点却并不具备如此强的管理和服务能力,缺乏有效的激励机制、成长机制,以罚代管是普遍手段,所以快递员流失率都在30%以上,而包裹量对应需要的快递员却越来越多,维持稳定配送都难,又怎么有能力提供这么好的服务呢?

菜鸟网络利用平台优势,发挥协同效应,共享末端配送网络,其菜鸟驿站在全国200个城市和1600家高校开设4.5万家社区站点,通过有效整合资源,极大减少了末端重复配送成本。菜鸟驿站作为中国最大的社区、校园物流服务平台,通过自主研发的快递包裹收发系统,依托大数据实现包裹代收、代寄等本地物流服务,有效帮助快递公司实现最后一公里包裹的聚合。

3.场地需求越来越旺而适合的场地资源却极其有限。

3、场地需求越来越旺而适合的场地资源却极其有限

图片 2

这一问题在一线和靠前的二线城市尤为明显。由于快递包裹量的持续上涨,对场地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但各种商业业态充分发展的这些城市,租金也逐年上涨且竞争激烈,快递网点想要找到租金适合且能适应包裹增长的场地,将会一年比一年难。即使目前场地合适,也很难适应三四年以后的发展。

这在一线和靠前的二线城市尤为明显。由于快递包裹量的持续上涨,对场地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但各种商业业态充分发展的这些城市,租金也逐年上涨且竞争激烈,快递网点想要找到租金适合且能适应包裹增长的场地,将会一年比一年难。即使目前场地合适,也很难适应三四年以后的发展。

高校快递代收点

除了以上所有快递公司都会面临的问题外,还有一个问题在三通一达体系内尤为明显:各品牌末端网点同质化竞争,把利润挤压到临界值,所有网点都难以生存。

除了以上所有快递公司都会面临的问题外,还有一个问题在三通一达体系内尤为明显:各品牌末端网点同质化竞争,把利润挤压到临界值,所有网点都难以生存。

熊猫快收也是国内最早从事快递代收/发的独立第三方企业之一,是一家基于“社区物流最后100米”的互联网服务公司,目前在华东、华中等区域已建立5000多家站点。

在三通一达体系内,除总部品牌外(三通一达也无太大差别),末端网点能提供的收派件服务完全一样,同一区域各网点之间唯一可以比拼的就是价格,而占据了包裹量70%以上的电商客户对价格极为敏感,所以各网点还不得不拼,而牺牲掉的,则是自己的利润。

在三通一达体系内,除总部品牌外(三通一达也无太大差别),末端网点能提供的收派件服务完全一样,同一区域各网点之间唯一可以比拼的就是价格,而占据了包裹量70%以上的电商客户对价格极为敏感,所以各网点还不得不拼,而牺牲掉的,则是自己的利润。

智能快递柜共享模式

快递网点痛,快递员也同样很痛

快递网点痛,快递员也同样很痛

随着电商的高速发展,消费者服务升级诉求日益明确,而在国内劳动力资源大幅减少、作业效率逼近瓶颈的大背景下,物流末端自动化、智能化升级迫在眉睫,原有的劳动力驱动模式将被迫转型为技术驱动模式。未来3?5
年将是末端物流转型自动化的窗口期。在这种背景下,智能快递柜被认为是最有效的末端配送替代方案。通过智能快递柜,配送人员可以不必等待用户取件,也无需二次派件,从而节省了时间,有效提高了配送效率。同时,智能快递柜还能全天候作业,用户可以任意时间收发快件,有助于提升消费者物流服务满意度。典型企业如丰巢科技、速递易等。

前文提到,快递公司的各种KPI考核越来越严,投诉罚款居高不下,每天送的数量越来越多,收入却不见增长。此外,配送过程中天然和用户存在时间错配,单量少的时候还可以通过快递柜、门店代收、水表箱等各种途径解决,随着包裹量的增长,这些途径已经很难满足派送需求,随之而来的便是延误或投诉。

前文提到,快递公司的各种KPI考核越来越严,投诉罚款居高不下,每天送的数量越来越多,收入却不见增长。此外,配送过程中天然和用户存在时间错配,单量少的时候还可以通过快递柜、门店代收、水表箱等各种途径解决,随着包裹量的增长,这些途径已经很难满足派送需求,随之而来的便是延误或投诉。

图片 3

快递网点很难,快递员很痛苦,然而终端的用户,却也并没有多么舒服——

快递网点很难,快递员很痛苦,然而终端的用户也并没有多么舒服——

智能快递柜

由于快递员配送时间不确定,用户常年存在人等货或者货等人的问题,这给用户造成了很高的时间成本和沟通成本;

由于快递员配送时间不确定,用户常年存在人等货或者货等人的问题,这给用户造成了很高的时间成本和沟通成本;

智能快递柜作为距离消费者最近的基础设施节点,通过资源开放共享及全开放的数据系统,实现末端物流资源共享的同时提升了物流服务水平。

如果想减少等待,那就必须去各种快递柜、代收点自提,近年来由于快递员配送单量上涨难度加大,很多时候快递员甚至完全不沟通就直接把货送至代收点让用户自提。

如果想减少等待,那就必须去各种快递柜、代收点自提,近年来由于快递员配送单量上涨难度加大,很多时候快递员甚至完全不沟通就直接把货送至代收点让用户自提;

共同配送模式

从快递服务合同角度来讲,用户已经快递全程付过费了,凭什么要求用户来承担最后的取货成本呢?

从快递服务合同角度来讲,用户已经快递全程付过费了,凭什么要求用户来承担最后的取货成本呢?

尽管业内十分看好智能快递柜的发展,但“最后一公里”配送也不可能完全依靠用户自提。特别是针对有特殊要求需要送货上门的商品,如高价值、生鲜等商品,对配送服务质量与时效性有更高的要求。由此产生了针对“最后一公里”的共同配送模式。如城市100共同配送。

以上三个环节的问题,环环相扣。任何只关注一环的解决方案,都只会加剧另外两环的问题。

以上三个环节的问题,环环相扣。任何只关注一环的解决方案,都只会加剧另外两环的问题。

城市100是以开放式门店为平台,以C2C快递和B2C配送为基础,整合上下游供应商、服务商,打造面向公众的末端物流配送及社会服务平台。城市100在北京拥有170个形态灵活的网点,其中既有标准门店,也有与社区超市等合作的门店,同时还有自助快递柜网点,实现了快递人员、网点等末端资源的高效整合。

举个例子:如果允许快递员不经允许把货送到代收点或快递柜,那用户将再也无法享受送货上门的服务,最终用户只会转向能提供更好服务的顺丰、京东等品牌,其他品牌将走到尽头。但若只简单要求快递员全部送货上门而不提供更好的方案,也同样会导致快递员配送难度成倍增加而成倍流失,最终传导给快递网点的仍然是灾难。

举个例子:如果允许快递员不经允许把货送到代收点或快递柜,那用户将再也无法享受送货上门的服务,最终用户只会转向能提供更好服务的顺丰、京东等品牌,其他品牌将走到尽头。但若只简单要求快递员全部送货上门而不提供更好的方案,也同样会导致快递员配送难度成倍增加而成倍流失,最终传导给快递网点的仍然是灾难。

末端配送共享模式价值分析

多年来,各种最后一公里解决方案层出不穷,力图解决末端的痛点。

多年来,各种最后一公里解决方案层出不穷,力图解决末端的痛点。

末端配送共享平台需要聚合订单流以及分发流,承载着订单以及运力分发能力调配的作用。不同的末端配送共享模式均是希望通过优化配置资源,提升单位时间内物品配送数量,同时降低配送成本,其价值主要表现在:

这些方案基本可分为三类。

这些方案基本可分为三类——

首先,各快递公司、第三方物流、电商企业均有较多末端配送站点布局,末端网点重复建设带来运营成本的上升。末端配送共享可以很好地协调现有资源,优化配置,形成对终端配送资源以及物流人力资源的最佳利用。

第一:门店代收类,如菜鸟驿站等,通过为便利店等提供一套包裹管理的SaaS系统,让便利店开放空余场地给快递员代为存放无法妥投的包裹,并向快递员收取一定费用。由于便利店的包裹处理量能力有限、且能获得的快递利润微薄,通常便利店主只把快递作为店铺引流的手段,难以为快递员提供全面的包裹托管服务(如投诉处理、送货上门、开箱验货等),所以这类解决方案只能作为快递员配送的补充手段,无法系统化结构化地解决末端派送难题。

第一:门店代收类,如菜鸟驿站等,通过为便利店等提供一套包裹管理的SaaS系统,让便利店开放空余场地给快递员代为存放无法妥投的包裹,并向快递员收取一定费用。

其次,配送过程中时常会出现家中无人等原因导致二次派送,但采用第三方代收平台及智能快递柜等末端配送共享模式后,对消费者来说可以在方便的时候自取货品,提供了很大的便捷性,有助于提升客户满意度;对快递企业来说,既避免了二次投递带来的物流资源浪费,又提升了配送效率。

第二:快递柜,如丰巢、速递易等,通过在小区等场景铺设智能收货柜,为用户代收无法直接收取的包裹,并向快递员按投递次数收费。但通常来讲,用户通过快递柜代收都是在快递员无法或不愿按用户需求完成配送情况下的被动选择。快递柜模式的本质和门店代收一样,为快递员服务、向快递员收费,并不是基于用户需求考虑的解决方案。当然,客观来讲,这个方案确实在当前条件下解决了末端派送的很多难题。

由于便利店的包裹处理量能力有限、且能获得的快递利润微薄,通常便利店主只把快递作为店铺引流的手段,难以为快递员提供全面的包裹托管服务(如投诉处理、送货上门、开箱验货等),所以这类解决方案只能作为快递员配送的补充手段,无法系统化结构化地解决末端派送难题。

第三,末端配送共享模式的出现还有助于促进整个物流系统的变革,带来更多创新。例如,智能快递柜作为社区的接入点能够积累大量的用户数据,通过分析利用这些数据,有助于商家获得更完整的用户信息,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服务;对于快递企业来说,这些数据也有助于进一步完善物流网络布局及配送任务调拨等。此外,通过分析用户数据,还有助于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可以针对不同消费群体的不同需求推出相关互联网金融产品,进一步扩大业务范围等。

第三:专业快递超市,如菜鸟专业点等。这类模式通过直接与末端各品牌快递网点合作,越过了快递员环节,站点与快递网点直接交接、结算,并承担客诉、罚款等包裹责任,如果站点足够密集,快递网点在区域内可节省大量快递员、降低管理成本。

第二:快递柜,如丰巢、速递易等,通过在小区等场景铺设智能收货柜,为用户代收无法直接收取的包裹,并向快递员按投递次数收费。

末端配送共享模式发展难点及趋势

以上三种方案,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末端难题,但也都有一个共性的问题:都是从快递公司提升效率的角度出发,却并没有考虑终端用户的需求,用户对便捷生活的追求是不可逆的,不管是小区门口的代收点、还是单元楼下的快递柜,对用户而言20米和100米并无本质区别,都需要动身下楼或自己带回家,这些都是让用户不够满意的。商业规律告诉我们,如果一个商业模式无法让终端买单的用户满意,这样的模式注定没有生命力。

但通常来讲,用户通过快递柜代收都是在快递员无法或不愿按用户需求完成配送情况下的被动选择。快递柜模式的本质和门店代收一样,为快递员服务、向快递员收费,并不是基于用户需求考虑的解决方案。当然,客观来讲,这个方案确实在当前条件下解决了末端派送的很多难题。

末端配送共享模式尽管对于参与各方都具有显著的价值,在互联网、智能感知、物联网等技术的发展下实现了快速的发展,但是在具体实践过程中仍然存在不少问题。

如果要让终端买单的用户持续满意,必须要在原有成本条件下让用户享受上门服务,让包裹与用户零距离。基于此考虑,第四代解决方案应运而生——同拣共配+快递小盒模式,如菜鸟小盒、享收小盒。

第三:专业快递超市,如菜鸟专业点等。

以第三方代收平台共享模式来说,由于不是当面交付,当出现货品遗失、破损等情况时,常常因责任划分不清而产生纠纷;对于智能快递柜来说,除了同样面临上述问题外,由于部分快递员在不告知消费者的情况下直接将货品放入智能快递柜,也会导致物流服务满意度降低。再者,智能快递柜如何更有效地投放,投放密度及位置,甚至箱体大小如何设置以适应更多规格的物品等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对于末端共同配送模式而言,同样存在利益博弈。比如快递公司把快件交给共同配送企业来完成,也意味着把终端数据交出去,同时当共同配送企业控制市场后,快递企业有可能丧失议价能力。此外,共享模式下的网店建设与运营成本如何分担,收益如何分配,盈利模式又将如何等,都是目前面临的问题。

这类模式由2部分组成,以享收为例——

这类模式通过直接与末端各品牌快递网点合作,越过了快递员环节,站点与快递网点直接交接、结算,并承担客诉、罚款等包裹责任,如果站点足够密集,快递网点在区域内可节省大量快递员、降低管理成本。

不过,末端配送共享模式面临的难题虽然不少,但是从其发展态势以及受到资本追捧角度来看,市场前景广阔。特别是智能化程度更高的智能快递柜共享模式,因为破除了传统末端物流的绝大部分瓶颈,同时还有助于搜集数据信息,促进新的系统创新,因此其发展更加受到市场的关注,甚至将其作为末端配送最有效的替代方案。行业人士透露,以智能快递柜作为“最后一公里”的基础服务设施,需要加大网点的投放密度、提高网点投放的有效性,才能进一步提升末端配送效率,在此过程中需要有更多的社会化的资源、扶持政策来共同促进基础服务设施的建设。虽然未来哪种末端配送共享模式将占据主流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末端配送必然会以协同共享的模式发展,共享物流将是未来末端配送的主旋律。

1.通过共享前置仓来聚合上游快递末端各网点的包裹订单,由自营配送员集约配送,可提升单个快递员的配送密度,从而大幅提升配送效率;

以上三种方案,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末端难题,但也都有一个共性的问题:都是从快递公司提升效率的角度出发,却并没有考虑终端用户的需求,用户对便捷生活的追求是不可逆的,不管是小区门口的代收点、还是单元楼下的快递柜,对用户而言20米和100米并无本质区别,都需要动身下楼或自己带回家,这些都是让用户不够满意的。商业规律告诉我们,如果一个商业模式无法让终端买单的用户满意,这样的模式注定没有生命力。

本文转自物流技术与应用杂志,并不代表中国(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QQ:2547636413

2.为用户在家门口免费安装1V1私享的享收快递小盒,让用户无论是否在家都可以在家门口完成收货,同时快递员也不用再提前联系客户,减少了沟通成本和二次派送。

如果要让终端买单的用户持续满意,必须要在原有成本条件下让用户享受上门服务,让包裹与用户零距离。基于此考虑,第四代解决方案应运而生——同拣共配+快递小盒模式,如菜鸟小盒、享收小盒。

这类模式通过末端配送结构调整,有望同时解决末端三个环节的问题。对于末端快递网点,同拣共配的服务让其大幅减少人力成本、管理成本、场地成本,同时获得更稳定和优质的配送服务;对于快递员而言,更高的配送密度让其可以在同样的范围和时间内派送相较之前2倍的包裹,赚取更多派费,而且通过快递小盒全部送货上门,投诉大幅降低;对于用户而言,包裹永远在家门口完成交付,0距离,且不被打扰。

这类模式由2部分组成,以享收为例——

而这类模式的风险点则在于,快递末端区域特性各不相同,同拣共配对资源整合的能力要求非常高、又无法形成网络效应。如若没有集约共配,又难以大幅提升效率,快递小盒的利用率也将大幅降低,从而导致难以盈利。

1、通过共享前置仓来聚合上游快递末端各网点的包裹订单,由自营配送员集约配送,可提升单个快递员的配送密度,从而大幅提升配送效率;

这类模式虽然才刚刚兴起,还将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和困难,但它到底是不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案,还需要等待时间的验证。即使在未来实现了机器人配送,也仍然需要同拣共配的共享仓来实现更高效的场地利用效率和配送效率。未来进场的玩家将会越来越多,好戏才刚刚开始。

2.为用户在家门口免费安装1V1私享的享收快递小盒,让用户无论是否在家都可以在家门口完成收货,同时快递员也不用再提前联系客户,减少了沟通成本和二次派送;

本文转自铅笔道,并不代表中国(

这类模式通过末端配送结构调整,有望同时解决末端三个环节的问题。对于末端快递网点,同拣共配的服务让其大幅减少人力成本、管理成本、场地成本,同时获得更稳定和优质的配送服务。

对于快递员而言,更高的配送密度让其可以在同样的范围和时间内派送相较之前2倍的包裹,赚取更多派费,而且通过快递小盒全部送货上门,投诉大幅降低;对于用户而言,包裹永远在家门口完成交付,0距离,且不被打扰。

而这类模式的风险点则在于,快递末端区域特性各不相同,同拣共配对资源整合的能力要求非常高、又无法形成网络效应。如若没有集约共配,又难以大幅提升效率,快递小盒的利用率也将大幅降低,从而导致难以盈利。

这类模式虽然才刚刚兴起,还将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和困难,但它到底是不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案,还需要等待时间的验证。

即使在未来实现了机器人配送,也仍然需要同拣共配的共享仓来实现更高效的场地利用效率和配送效率。未来进场的玩家将会越来越多,好戏才刚刚开始。

本文转自竹云话物流,并不代表中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