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都将加快达成快递柜合理布放,快递末端配送加快完善

我国快递业务量以每年新增百亿件的速度保持高速发展,快递包裹分发进入“1天1亿件”时代,庞大快递量带来的压力均聚焦于末端配送环节。1月28日,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市邮政管理局局长王跃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将不断强化快递进校园,计划至年底,无论是智能快递柜还是承接快递企业的第三方公共服务站,将实现基本覆盖北京高校的计划,北京市邮政管理局也将引导快递企业合理布放智能快递柜。

我国快递业务保持高速平稳的发展态势,末端配送体系也在加速完善。1月13日,国家邮政局公布2017年邮政行业运行情况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400.6亿件,同时,快递城区自营网点标准化率72%,同比上升21个百分点。面对庞大的业务量,物流企业不断聚焦末端配送环节,以最快速度“消化”单量。分析认为,我国快递业务量高速增长,包裹分发也进入“1天1亿件”时代,末端配送环节的压力陡增。

市人大代表、市邮政管理局局长王跃:

末端配送聚焦于提升密度

提升网点、快递箱等基础设施的分布密度与建设速度,成为物流企业完善末端配送体系的外在表现。国家邮政局在报告中表示,住宅投递、智能快件箱投递和公共服务站投递等互为补充,末端投递正在形成新格局。数据显示,全国建成快递公共投递服务站3.15万个,主要快递企业城区自营网点标准化率达到72%,较上年提升21个百分点。

春节快递不停运 能满足市民需要

每月快递业务量突破2亿件,对于北京来讲已是常态,为了将上亿件快递及时且一次性投递给消费者,智能快递柜应运而生。在北京市众多社区、商场以及写字楼,智能快递柜已经成为标配。王跃强调,提升末端智能基础设施的密度,“精简”末端配送环节以及加速落地承接多家快递企业快件的末端公共服务平台,是快递企业在末端环节提速提质的核心举措。

有物流行业从业者表示,快递公共投递服务站点的功能已经从单纯的“收寄”变为带动商品销售的站点,江苏宿迁沭阳花木、广西玉林百香果、江西赣南脐橙这些农产品借助电商渠道上行时,快递网点不断产生新的快递。2017年四季度,快递网点密度继续稠密化发展,达到每万人1.6个快递网点,每百平方公里2.4个快递网点。

在北京市两会期间,市人大代表、市邮政管理局局长王跃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对春节期间快递是否停运、快递涨价是否合理、整治“暴力分拣”、维护“快递小哥”权益等焦点问题一一解答。

对于快递企业来讲,提升快递网、智能快递箱等基础设施的分布密度,已经成为企业完善末端配送体系的外在表现。菜鸟网络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北京市,承接多家快递企业快递的菜鸟驿站已有1000多家,这些菜鸟驿站为社区居民和在校师生提供收取快递服务。同时,丰巢、中邮速递易等智能快递柜也在不断深入快递配送的末端,扮演着衔接消费者与快递员、企业之间的角色。上述企业均表示,面对北京市高速增长的快递量,企业将会加大智能快递柜和驿站覆盖面积。

值得注意的是,智能快递箱已成为末端配送中的重要一环。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中邮速递易、丰巢等企业投放的智能快件箱在全国达到20.6万组,同比增加一倍以上。通过智能快件箱投递的快件量占快件投递总量的7%,比上一年提高近4%。截至2017年12月,丰巢已在80多个城市和地区铺设了9.1万台快递柜。

谈补足短板

实际上,在提升快递基础设施密度方面,北京仅是全国城市的缩影。根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2017年邮政行业运行情况报告显示,全国建成快递公共投递服务站3.15万个,主要快递企业城区自营网点标准化率达到72%,较上年提升21个百分点。

当末端配送网点的密度不断提升时,消费者和企业都在强化末端配送时效性,“当日达”、“次日达”以及“即时达”正在成为末端配送的“硬指标”,以小时和分钟来计算的即时配送正成为常态。

快递柜和共同配送站要走共享模式

缩短环节优化资源

本文转自北京商报,并不代表中国(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小编QQ:2547636413。

新京报:北京市快递业基础设施建设重点在于什么?

当智能快递柜、第三方公共服务站不断重塑末端配送的新格局时,快递企业也在不断缩短配送流程强化配送效率。王跃表示,要鼓励快递企业不断优化生产作业流程,可以适当减少二级仓和三级仓等分拨仓的建设,缩短中转环节和时间,促使快件从总仓直达消费者手中,可以实现直投。王跃强调,快递企业缩短中转环节时,需要不断提升总仓的分拣精准度,在总仓中实现对快递的精细化分拣,明确快件的配送区域,避免快递层层分拣和中转。

王跃:北京快递基础设施还存在短板,问题最大的是末端“最后一公里”和中端的分拣处理场地。分拣处理场地在北京中心城区越来越难找,这也造成很多地方快递分发不是很规范,甚至就在马路边上处理。

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400.6亿件,北京快递业务量为22.7亿件,同比增长16.03%,位列第三,仅次于江苏36亿件和上海31.2亿件。在2017年,北京市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已经有6个月单月超2亿件,同比增速均超过15%。在2017年11月,北京市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达到全年峰值2.5亿件。

在末端,共享的智能快递柜和共同配送站也很少。截至2018年底,北京共有115万个快递柜格口,去年增加了5100组,达到1.29万组,是历史上增加最快的一年。即使这样,快递柜的投递量也只占到总投递量的8.9%。

面对如此庞大的业务量,快递企业不断聚焦末端配送,以最快速度“消化”单量。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与设备,逐渐成为快递企业转型升级和降本增效的主要手段。

新京报:快递柜和共同配送站应该怎么建?

整合资源提升协同性

王跃:未来北京快递业发展模式,是走共享发展道路。中端和末端都要共享发展,不能一家搞一个,一个小区建很多,北京也没有这样的资源。

快递企业不断提升末端基础设施密度的同时,在有限的土地资源中进行协调与分配,就需要企业间不断调和。王跃强调,要建立可以承接多家快递企业快件的第三方平台,提供集约化服务,促使快递企业间可以进行协同化发展。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鼓励快递企业开展投递服务合作,建设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开展联收联投。促进快递末端配送、服务资源有效组织和统筹利用,鼓励快递物流企业、电子商务企业与连锁商业机构、便利店、物业服务企业、高等院校开展合作,提供集约化配送、网订店取等多样化、个性化服务。

我们目前规划要建设更多的二级分拣处理中心。在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规和实施方案里,都把邮政快递设施纳入规划,这是未来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快递企业在末端环节的基础设施建设中还在“各自为战“,在土地资源日益稀缺的背景下,快递企业需要考虑横向整合资源共同建仓,保证生活服务的公共设施建设,避免非良性竞争。快递行业要通过横向资源整合,形成高中低市场结构,快递企业是行业的参与者也是资源的协调者。

快递属于便民服务,具体怎么落实,各区在做详规、专项规划时,要考虑到快递服务设施的功能布局。同时,行业要制定服务设施标准,我们将加快出台智能快递柜、配送站的标准。

快递企业在末端环节的协同性需要不断被放大的背后,是消费者对时效性越发苛求的表现。“当日达”、“次日达”以及“即时达”正在成为硬指标,以小时和分钟来计算的即时配送正成为常态。众多的零售新业态,已经将即时配送视为末端配送环节的常态,天猫超市加速落地1小时达服务,将服务城市从原有的北京扩展到上海、成都、武汉、杭州等城市和地区。此前,新零售的样板间盒马鲜生与超级物种同样深耕门店附近3公里的商区与社区,将30分钟送达设定为配送时间上限。

现在有的小区要收很高的费用才同意布放智能快递柜,影响了快递末端服务设施的布局,应该采取鼓励支持的态度。

本文转自北京商报,并不代表中国(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小编QQ:2547636413。

谈年节服务

春节期间快递将保持营运

新京报:之前网上有传言春节快递停运,是这样吗?

王跃:春节期间快递将保持营运,能满足市民需求。

大家不用纠结是不是所有快递都停了,其实春节本来订单就少,所以有些快递企业和一些从业者会放假,但肯定能满足需要。就像饭馆也不是过年都开张,这是市场决定的。

现在能确定的是邮政和主要品牌快递公司肯定不放假,这些公司承担的快递肯定能寄到,就是可能会慢一点。其实快递企业过年期间不放假付出了很多,要保证网络畅通,开动分拣设备,出动快递车辆和快递人员,需要付出很多的成本。

新京报:去年部分快递企业略微涨价,未来价格趋势如何?

王跃:价格也是市场行为,只要不搞垄断行为、变相涨价、价格不透明,都没有问题。

不过现在快递成本在增加,特别在北京,人工成本、场地租金都在涨。稍微涨价我认为正常,目前的价格还可以接受,中国目前的快递费用还是比较低的,单价仅是美国的六分之一。

新京报:“双十一”期间,北京部分高校的包裹在校外“堆成山”,如何让快递更方便学生?

王跃:学生是很重要的网购群体,快递业务量很大,比如北京交通大学、北京化工大学布放智能快递柜、设置配送中心,方便学生收取快递,没有在校外“堆成山”。但也有些高校不让布放快递柜,也没有配送中心,我们鼓励高校布局更多快递柜和配送站。

谈队伍建设

要提高“快递小哥”待遇,多一些理解和关爱

新京报:“快递小哥”无处不在,如何有效保护快递员的权益?

王跃:北京有11万名快递行业从业者,快递员岗位流动性很大,应该提高待遇、保护权益,否则会对服务带来影响。各企业都在逐步重视,有些企业做得很不错。

社会上发生过对快递员的人身攻击,相关政府部门和快递协会都很快介入,当事人得到了依法处理,也保护了快递员的正当权益。我们呼吁社会对快递员多一些理解和关爱,他们工作非常辛苦,遇到问题可以通过正常申诉渠道办理。我们也将鼓励企业建立完善工会组织,更好地保障快递员权益。

新京报:网上曾经爆出快递站“暴力分拣”的视频,有什么措施能够规范行业行为?

王跃: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去年专门开展了“不着地、不抛件、不摆地摊”治理工作,对于未按规定分拣作业、在露天场地分拣快件的行为严肃查处。

我们对分拨中心、快递网点进行突击检查、联合检查、调用视频,甚至夜里去现场检查,企业基本都做了隔离措施,做到“不着地”。这只是阶段性成果,还将持续开展整治,“三不”行动的目的就是树立规范发展的意识。

新京报记者 倪伟

北京市邮政管理局供图

相关文章